[仡佬族医药与水族医药的比较分析]仡佬族

仡佬族医药与水族医药的比较分析

仡佬族医药与水族医药的比较分析 【摘要】仡佬族和水族都是历史悠久的贵州世居少数民 族,一居黔北,一居黔南。我们通过对仡佬族医药与水族医 药在外来药物运用上的比较分析,发现两个民族的经验医学 存在较大的差异,这些差异是由两个民族所处的自然环境和 人文环境决定的。除了差异外,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 是两个民族都根据本民族的实际情况对引进的外来药物和 方剂进行了创造性的改造。这些改造对中华民传统医药的发 展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【关键词】仡佬族;
水族;
外来药物 仡佬族与水族都是历史悠久的贵州世居少数民族。仡佬 族集中居住的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和务川仡佬族苗族自 治县位于贵州省北部云贵高原向四川盆地过渡的斜坡地带, 属亚热带高原湿润季风气候区;
水族集中居住的三都水族自 治县位于贵州省南部云贵高原的东南斜坡,属亚热带湿润季 风气候。纵观人类历史,经验医学的理论和实践都与人们的 居住环境和文化背景密切相关。在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 中,两个民族都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经验医学。民族医药 的独特性,除了其体系的显著特征外,还体现在对外来药物 的引进和组方配伍上。本文将从使用外来药物的角度对仡佬 族医药与水族医药作比较研究。仡佬族医药材料取自于《仡 佬族医药》(赵俊华、潘炉台、张景梅主编,贵州民族出版 社2003年版),水族医药材料取自于《水族医药》(王厚安主编,贵州民族出版社1997年版)。《仡佬族医药》收集仡 佬族常用药物200多种,单验方329个,涉及本地区外来药物 19种。其中,来自国外的有乳香、没药。来自北方的药物有 麻黄、人参、甘草、黄芪、羌活、白头翁、知母。来自海里 的药物有昆布、海螵蛸。来自南方的药物有桂枝、马钱子、 槟榔、巴戟、胡椒、象皮、三七、红豆藤。这些药物都是汉 族以及其他兄弟民族常用的药材。除去重出药方,外来药物 涉及36方。《水族医药》收集水族常用药物182种,单验方 395个,涉及本地区外来药物10种。10种外来药物是:麻黄、 甘草、黄芪、羌活、白头翁、知母、紫苑、槟榔、三七、黄 三七。除去重出药方,外来药物涉及15方。从数量上看,《仡 佬族医药》和《水族医药》所收集的常用药物及单验方总数 不相上下。然《仡佬族医药》使用外来药物19种,是《水族 医药》10种的近两倍;
《仡佬族医药》中外来药物涉及36方, 是《水族医药》15方的2.4倍。统计数字表明仡佬族医药的 开放程度要远远大于水族医药。由于地理位置的影响,历史 上,仡佬族受巴蜀文化和荆楚文化的影响较多;
水族受汉文 化的影响较少,过着相对封闭的生活。对外交流的程度在民 族医药对外来药物的引进和运用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下面, 我们从两个民族对外来药物的运用上作比较分析。

1将同种外来药物应用于不同的病种 1.1麻黄 《水族医药》仅收录1首运用麻黄的方剂。该书第395页:麻黄、细辛,水煎服,治头痛。该方很可能由《伤寒论》 麻黄细辛附子汤化裁而来,因附子辛甘、大热,而水族地区 处于北半球亚热带南部,年平均气温较高,因而附子不宜在 水族地区内服,故水族医药在引进麻黄细辛附子汤时,将附 子去掉。附子在《水族医药》中仅作外用药,用于治疗骨折。

《仡佬族医药》收录3首运用麻黄的方剂。其中,1首由相关 中医方剂化裁而来,另2首则根据本民族的实际情况创造性 地将麻黄与枇杷花、折耳根、兔耳风、银杏叶、鸽子屎等配 伍,组成了新的方剂。所涉及的病种有:小儿发烧、哮喘、 老年咳嗽。

1.2甘草 《水族医药》收录3首运用甘草的方剂,用于治疗早晚 期百日咳、支气管炎和痢疾,除地蜂子外,其余与甘草配伍 的药物在传统中医文献中亦能与甘草配伍。《仡佬族医药》 收录5首运用甘草的方剂,用于治疗风寒感冒咳嗽、小孩腹 泻、尿结石、痈和牛皮癣,其中甘草与白英、兔耳风和果上 叶的配伍具有创造性。

1.3槟榔 《水族医药》收录1首运用槟榔的方剂。该书第72页:
(南瓜)种子50克,炒黄口嚼,花槟榔100克,煎水送服, 可驱滴虫。《仡佬族医药》收录1首运用槟榔的方剂。第224 页:水菖蒲、水杨梅、水皂角、荆芥、薄荷、厚朴、槟榔、 斛皮各30克,煎水服治水疾(冷水激后造成皮肤黄、眼肿、月经不调)。槟榔具有杀虫,破积,降气行滞,行水化湿的 功效,水族医药将其用于杀虫,仡佬族医药将其用于行滞化 湿,二者的组方配伍均有创意。

2将同种外来药物应用于相同的病种,但组方配伍及运 用方法均不同 2.1黄芪用于催乳 《水族医药》收录2首运用黄芪的方剂,一首与当归、 红花和川芎配伍治骨折,一首与金钱豹、玉竹和怀山配伍炖 肉服催乳。这首催乳方中,黄芪与怀山配伍炖肉的组方在传 统中医文献中常见,但与金钱豹和玉竹的配伍则罕见。《仡 佬族医药》收录4首运用黄芪的方剂,其中2首用于通乳和乳 汁不足,另2首用于治疗胃下垂和胃痛。现将催乳方剂抄录 如下:第58页,桔梗、麦冬、夜寒苏各20克、人参5克、党 参20克。黄芪、当归各15克,炖猪脚1只,食肉喝汤。通乳。

该方在第232、469页重出。第469页,治产后血亏、乳汁不 足,奶浆藤根50克、夜寒苏50克、当归20克、黄芪30克。用 法:煎水服,日服三次。这两首催乳方中,黄芪与当归的配 伍在传统中医文献中出现的频率很高,但黄芪与夜寒苏和奶 浆藤的配伍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。

2.2羌活用于治疗骨折 《水族医药》收录1首运用羌活的方剂,用于接骨。《仡 佬族医药》亦收录1首运用羌活的方剂,用于治疗骨折。两 个民族对羌活的运用都既有引进又有创新,现将两方抄录如下。《水族医药》第422页:(接骨)处方:1)见血飞、月 月红根、牛膝;
2)羌活、藁本。用法:方l的药共研成粉用 酒送服,若伤在头部则加入方2的药。《仡佬族医药》第449 页:治骨折,土鳖12克,胆南星15克,血蝎15克,没药25克, 马前子9片,龙骨、当归、红花、羌活、螃蟹骨各9克,净乳 香(去油)30克,防风15克,金丝毛24克,三七9克,芷15 克,重楼15克,石菖蒲9克,川芎12克,冰片3克,升麻15克。

用法:共研末,用时加酒调敷患处。

2.3三七用于治疗骨折 水族医药和仡佬族医药都将三七列为重要药物。《水族 医药》收录了4首运用三七的方剂,其中2首用于治疗骨折, 1首用于治疗瘫痪,1首用于治疗蛇咬伤。《仡佬族医药》也 收录了4首运用三七的方剂,其中2首用于治疗骨折,1首用 于治疗腰痛,1首用于治疗腹痛。从三七适用的病种来看, 两个民族都认识并充分利用了三七活血化瘀,消肿镇痛的功 效,但在方剂的配伍上有很大的不同。就运用于骨折的方剂 来看,水族医药将三七与本地药材小青竹标、红叶韭菜和姜 黄搭配;
仡佬族医药除了将三七与本地药物配伍外,还引进 了传统中医用于治疗骨折的药物,如乳香、没药、自然铜、 附子、川芎、当归等。

2.4白头翁用于治疗痢疾 《水族医药》收录1首运用白头翁的方剂,用于治疗痢 疾。《仡佬族医药》收录2首运用白头翁的方剂,用于治疗痢疾。两个民族对白头翁的运用都既有引进又有创新,现将 两方抄录如下。《水族医药》第409页:(治痢疾)朱砂莲、 白头翁、地马蜂。用法:煎水内服。《仡佬族医药》第430 页:治痢疾处方一,白头翁、蒺藜根、车前草、�q蓄各适 量。用法:煎水服。治痢疾处方二,白头翁适量,赤痢加仙 鹤草,白痢加葫豆莲(山豆根)。用法:煎水服。

3外来药物对相关病症治疗的侧重点不同 3.1知母用于治疗肺热燥咳和肠燥便秘 知母具有滋阴降火和润燥滑肠的功效,在传统中医文献 中常用于治疗肺热咳嗽,大便燥结,烦热消渴,骨蒸劳热等 病症。水族和仡佬族都侧重于运用知母的某一个方面的功能。

《水族医药》收录1首运用知母的方剂,用于治疗咳嗽。该 书第340页,鸡胆、射干、百部、知母煎水服,每日服3次, 治咳嗽、百日咳。在传统中医药文献中,知母常与射干、百 部配伍用于治疗肺热燥咳,但很少与鸡胆配伍。鸡胆出《名 医别录》,具有清热解毒、祛痰止咳、明目等功效,用于此 方,适得其所。《仡佬族医药》收录1首运用知母的方剂, 用于治疗便秘。第442页,治便秘,知母10克。用法:切细, 淘米水吞服。在传统中医药文献中,知母常用于治疗肠燥便 秘,但罕见与淘米水配合使用,然淘米水亦有调理肠胃的功 能。

4在空间上,一些外来药物可出现跨越式的分布 4.1水族引进,而仡佬族没有使用的外来药物这些药物有:紫苑、黄三七。紫苑主要分布于我国中原 以北的地区,水族用紫苑需从北方输入,其运输路径有可能 经过位于正北方的仡佬族聚居区。然而《仡佬族医药》中没 有出现紫苑,《水族医药》中则有运用。在我国,黄三七主 要分布于西藏东南部、云南西北部、四川西部、青海东部、 甘肃南部、陕西南部,水族用黄三七需要从以上地区输入, 其运输路径穿越仡佬族聚居区是比较经济的。为什么《仡佬 族医药》没有收录紫苑和黄三七呢?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 题。《水族医药》中,紫苑出现一次,且与甘草同处一方, 该方的组方配伍与传统中医治疗咳嗽的组方思路基本一致, 现抄录如下。第92页,黄精15克、百部20克、天冬15克、麦 冬15克、射干15克、百合10克、紫苑10克、枳实10克、甘草 10克煎水服,日服3次,可治早、晚期百日咳。《水族医药》 中,黄三七出现一次,用于治疗骨折。该书第416页,(1)蚂 蚁窝、水冬瓜根、三角枫、盐;
(2)散血飞、避瘟茶、地五 加、黄三七。用法:方1煎水洗,每日三次。方2泡酒内服, 一天三次。该方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,看似奇特,实则合理。

黄三七具有较强的抗菌消炎作用,藏医用于治疗虫病、溃疡、 疮疖痈肿、鼻窦炎、头痛、风湿痛等,陕甘云川等地用于治 疗咽炎、结膜炎、口腔炎、骨蒸潮热、心慌心悸、烦躁不安、 菌痢、肠炎、痈疮肿毒等。水族医药引进黄三七,并改变其 应用范围,颇有创新。

4.2仡佬族引进,而水族没有使用的外来药物这些药物有:人参、乳香、没药、昆布、海螵蛸、桂枝、 马钱子、槟榔、巴戟、胡椒、象皮和红豆藤。我国人参主产 于东北,西南地区用之甚少,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,一方面 是历史上人参价格昂贵,另一方面是路途遥远,运输不便。

乳香和没药,中国古代都是从波斯进口,其输入路线有陆路 和海路两条,陆路经西域输入,海路经广州输入。仡佬族的 乳香和没药既可能来自西北,亦可能来自两广。如来自两广, 途经水族聚居区是比较经济的。水族离两广更近,却没有使 用乳香和没药。仡佬族将乳香、没药用于治疗骨折。水族医 药中,治疗骨折的方剂很多,但没有使用乳香和没药。昆布 和海螵蛸产于大海,水族比仡佬族离海更近,《水族医药》 却没有收录包含这两味药的方剂。桂枝、马钱子、巴戟、胡 椒、象皮、红豆藤等6味药都产于我国热带地区。水族聚居 区紧临我国热带地区,然而《水族医药》没有收录到含有上 述药物的方剂,这种情况值得深入研究。通过对仡佬族和水 族这两个聚居环境相差较大的民族的经验医学对外来药物 运用的比较,我们可以发现民族医学具有很强的创造性和应 用价值,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。第一,引进药物与本地 药物的组方配伍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。如水族医药和仡佬族 医药对三七的组方就各不相同,各具特色,两个民族对黄芪 的运用亦如此。第二,根据本地区的地理环境和气候特征对 引进方剂加以化裁。如水族医药根据本地区独特的气候条件 对麻黄细辛附子汤所作的药味加减。第三,根据治疗的需要改变药物的治疗范围。如水族医药对黄三七的运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