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末秋初的邂逅 夏末秋初

九月的南方没有秋的气息,依旧是夏在占领着气候的王座。夏就像个调皮的孩子在秋姐姐的宽容下耍着弟弟的任性。

如今,几乎整个国家都笼罩在夏弟弟散发的炎热中,苦不堪言。凡事有意外,江南的一个小镇,此刻依旧散发着凉凉的气息。

程潇正漫步于这个小镇中。在这个江南的小镇中有个美丽的邂逅,曾是这个有着文艺气质的女人的一个梦,但是如今只有怀念,不再期待。

重游旧地,却已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三年前,程潇首次踏上梦寐已久的小镇,带着淡淡的忧伤与纠结,还有后来的欢乐。如今再次踏上这块土地的情感,更多的是怀念和惋惜。

走进社会的半年里,曾走过许多地方,看过许多的物与事,遇过许多人,但是最令她心动的还是这个起初梦寐的和他一起呆过的地方。

那年的夏末初秋,青涩的岁月里,天气没有这般炎热,而是有着夏天和秋天的气息,炎热和凉爽的融合体。有着夏的炎热,也有初秋的微凉。

也许别人会怀疑,程潇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就是在这个小镇与她相遇的,然而不是的,只是因为没有足够勇气回到那个地方,这里便是最好的怀念。况且,这里有着梦与回忆。

与他初次相遇是在南方某个小镇一所从前默默无闻的中学里。如今不仅人非,物也非。

讲台上老师的粉笔一直在叽叽喳喳写个不停,那些都是程潇早已学会的,所以一时无聊,只好从窗外寻求一下乐趣。闪入视线的是个陌生的男生,她一时便被这个陌生的男生吸引了,他有着俊朗的外表,散发着阳光温暖的吸引人的气质。

正当程潇好奇时,班主任与陌生男生走进了二年1班的教室,程潇惊讶非常,就连一直爱惜的那支笔都在不经意间被弄出了划痕。

从老师的介绍和同学那里听来的消息,程潇才知道,这个男生以前是大自己一届的学长,名叫梁豫,由于年纪偏小,于是留了一级,据说成绩非常优秀。另外,这个男生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主任最疼爱的小儿子。

俊朗的外表,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和气质,成绩优秀,这些优异的因素,瞬时间捕获了不少少女的心。程潇起初也挺欣赏的,但是很快就发现这个男生与想象中的相差甚远。

梁豫的成绩很优秀,外貌也优秀。可惜的是拥有着天使的面孔,魔鬼的性格。

曾经仗义的程潇早已逝去,现在的这个程潇已经没有那股豪气,甚至有些许冷漠。尽管梁豫已成为班中一霸,以欺人为乐。尽管见到他与其他几个伙伴在欺负班里的同学时,程潇也只是匆匆一瞥而过,也许那些人乐意被他们欺负也不一定。这些事情时常发生,班主任装作不知情,主任更加不知情。

冬去春来,春去秋来,时间转眼即逝,即将毕业那一年,班主任重新把座位编了一边,将成绩好的都编排到一起了,程潇看了看不远处的闺蜜,撇了一下嘴,便不在意。

最后一年,怎样都好,能安安静静地备考就行了。

然而事与愿违。梁豫与只她相隔一个座位,夹在其中的正是梁豫的伙伴之一,从此这个心酸又特别的毕业季就在吵吵闹闹中度过。

不知由于方便,还是其他原因?从此,梁豫便招惹上了程潇。但是令人奇怪的是,自从梁豫欺负程潇开始,渐渐地就不会再欺负其他人,这让那时的程潇郁闷不已。

时常,下课或上课之时,后脑勺便会出其不意的受到课本的袭击,或是梁豫的手笔,或是他伙伴的手笔,总之与其脱不了关系。无论如何,程潇也是曾经名声不弱,虽然这性质不一样。也吵过,闹过,反抗过,打过。但是梁豫很聪明,总是挑在快上课的时候动手,下了课之后,程潇的气也消,不再计较。

程潇也曾向班主任反应过,但是日复一日,旧戏码依旧。

这一日,梁豫破天荒地良心发现,强留同是应该值日的坐在程潇与梁豫中间的那个人下来值日。程潇见梁豫竟然安安分分的值日,险些惊掉了下巴。

不幸的是最后程潇与梁豫俩人又闹了起来,因为倒垃圾的事情。小绵羊如何斗得过威风凛凛的大灰狼?闹过后程潇很有撕掉那张笑得灿烂的得意的脸的冲动,但那也仅是内心的冲动罢了。

路过小巷之时,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,程潇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,见到了意料之外的梁豫,正独自一人端坐另一头。这个背影,程潇永远不会忘,如此孤独。

程潇的动静惊醒了梁豫,在梁豫转过身来,程潇在其眼眸见到的不是得意、嚣张、霸道而是慌乱与脆弱,让程潇忍不住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这个人也会脆弱,也这般孤独,与自己如是一般。

哟,小潇子,不认识路啊?路在那边。梁豫指了指教室的方向。

我自然知道了,我只是以为这边有老鼠,便打算来为民除害。程潇挑了挑眉。

你说我是老鼠?梁豫咬牙切齿地盯着程潇。

程潇不甘示弱地瞪回去,实在累了,便说道:谁应谁就是,我要走了。你快滚吧,别碍了公家的地。

梁豫先是沉着脸,随后便笑开,看着那个逃般的背影。

事后两天,梁豫都很安分,正当程潇以为好日子来了,梁豫却变本加厉了。这样子的事情,持续到毕业考前半个月。忽如其来的疼痛不再有了,任意妄为的笑声也不再在耳边响起梁豫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所有的人都在复习,为毕业考努力着,没有梁豫在,教室的气氛一时间就只剩下备考的紧张了。

程潇时常在发呆,但是毕业考在即,也只好将心思放在了复习上。

毕业考那天,梁豫的座位好巧不巧就编在与程潇相隔一个座位。本以为他会来考试,结果,至始至终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。

毕业后,因为父亲的下岗和对闺蜜的不舍,程潇便应了那个来访的校长的邀请,拿着奖学金进了这所排名中上的高中。令其意外的是,在这里,在邻班见到了以前那些熟悉的面孔,而在自己所处的班级,程潇再次见到了消失几个月的梁豫。

程潇好奇不已,却没有勇气亲自问梁豫。直至军训时,梁豫并不参与,程潇才知道,梁豫因毕业考试前的伤错过了考试,但是因为先前的成绩优秀,又有人推荐,于是就进了这所高中最好的班级。因为伤势不完全好,梁豫便不必参与军事教育。

高中的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不再如从前般打闹,梁豫从此安静了下来,程潇也没闹。俩人斗嘴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。

程潇觉得自己与梁豫之间划了一道鸿沟,但是她却没有勇气跨越。渐渐的,斗嘴没了,梁豫也慢慢地参与校外校内的暴力活动。

程潇曾尝试想知道梁豫的想法,却觉得梁豫越走越远,仿佛从未近过。高三,没有了梁豫的身影,有人说他转学了,有人说他放弃学业了

程潇埋头苦学之余,便盯着那个熟悉的角落发呆,那里已经不是牛仔T恤,而是白衬衫加西裤。

高三毕业那年,她收到了录取通知书,虽然不是最想去的那个学校,但也满心欢喜。在上大学之前,她只身踏上了这座江南的小镇,这个她梦寐已久的小镇。

辗转几番,终于是弄到了他的号码?程潇犹豫再三,终是拨通了号码。她约了他在这个小镇上见面,她本以为他不会来的,最后,他真的出现了。见面第一句话,梁豫依然是嘴巴不饶人,程潇也是反唇相讥。

梁豫恭贺她考上大学,程潇先是惊讶了一会,后来想到他与自己的亲哥本是同学、朋友,知道也正常,便没放在心上。

江南小镇的七天游,程潇终身难忘,在即将结束的时候,程潇约梁豫在河边的小桥相见。灰暗的月色下,程潇等了许久,梁豫方才出现。

眼前的男生依旧俊朗,新刮的胡渣增添了几分岁月的沧桑,程潇看得出了神,开始诉说以前的事情,而梁豫只是静静地听着,看着湖水发呆,好像耳边的话语与他无关,像是江南的风一般。

程潇一直说着说着,直到最后静静地看着静静的没有反应梁豫,捏紧的拳头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。

梁豫,我喜欢希望你

梁豫忽然了转过头来,那深沉的眼眸只有淡然、疏离和疑问。

左胸口轻轻地抽痛着,却不影响程潇脸上爽朗的笑,说道: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,我希望你祝我大学生活美好。

小潇子,我祝你大学校友的生活美好,不被你摧残。梁豫笑着说道,一如中学那年的笑容般坏坏的,却美好的。

他走了,看不到程萧灿烂笑容掩盖下暗淡的眸光,不知道她独自坐在小桥多久,不知被流水掩盖的那句话

识别经年,程潇进入单位实习了一年,去过很多地方,最后又回到了这个江南的桥边。

如果那时,坦白了,是否就不一样了;

如果那时,多一点点勇气,是否就不必只是怀念了;

如果那时,河水不那么清澈,是否就看不到你脸上的捉摸不透了;

如果那时,

世上本无如果,只是我们编出来欺骗自己以求慰藉的词语罢了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,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
这是苏轼缅怀他妻子的一首词,程潇非常喜欢也非常讨厌。

时常来这座小桥,看那小桥流水人家的唯美,看那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的凄美。不知不觉,心绪已逐渐改变,将江南的景物都一一放在心上,不再执着于落花流水。

时过境迁,程潇在这座曾经的小镇,如今的风景依旧的小城买下了一座房子,傍水而依,夜晚听着自然奏出的天籁夜曲,白天赏着巧夺天工的自然风景。

就在程潇26岁生日之时,哥哥告诉了她梁豫的近况,他已成为了一个日进万金的老板,却依旧单身。

挂了哥哥的电话,程潇的情绪没有多大的起伏,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小河。她不是不明白哥哥的意思,但是她不打算回去。如若,他要的那个人是自己,为何他不来找自己。而且,或许当初只是自己做的一场美梦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很多事情还会不变吗?

次日,程潇在小院里理着花花草草,门外传来了铃声,说是新搬来的邻居,程潇打开家门,门前站着一个俊朗的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