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青年骨折患者生活质量调查分析 什么是中青年

中青年骨折患者生活质量调查分析

中青年骨折患者生活质量调查分析 中青年作为社会中角色及功能最多的一类人群,其在骨 折发生时的心理冲击较大,加之骨折对行动及疼痛方面的影 响,患者的生活质量多处于相对较差的状态,这对于患者的 治疗极为不利,且随着临床对患者生活质量重视程度的提高, 对于此类骨折患者生活质量的相关研究也不断增多,而要达 到较好的提升患者生活质量的目的,对其现状及影响因素的 掌握则是必要的基础与前提[1,2]。本文就中青年骨折患 者生活质量进行分析研究,并探讨其影响因素,现将研究结 果报告如下。

1对象与方法 1.1研究对象 选取2012年6月~2014年1月于本院进行诊治的110例中 青年骨折患者为观察组,其均为四肢骨折术前患者,同时以 同期的110名健康人员为对照组,其均为来本院体检并且体 检结果显示健康的人员。对照组中,男性61名,女性49名, 年龄19~59岁,平均年龄(42.6±7.4)岁,其中≥45岁者 52名,<45岁者58名;文化程度:小学初中43名,中专和高 中37名,大专和以上30名;社会支持程度:较低20名,一般25 名,较高65名;自我效能感:很低22名,偏低25名,偏高26名, 很高37名。观察组骨折患者中,男性62例,女性48例,年龄 18~59岁,平均年龄(42.5±7.7)岁,其中≥45岁者52例, <45岁者58例;文化程度:小学和初中44例,中专和高中37例,大专和以上29例;社会支持程度:较低20例,一般25例,较高 65例;自我效能感:很低22例,偏低25例,偏高27例,很高36 例。2组研究对象的男、女所占比例、平均年龄及构成、文 化层次、社会支持程度及自我效能感构成之间差异无统计学 意义(P>0.05),具有可比性。

1.2方法 采用WHOQOL-100量表评估2组人员的生活质量,并比较 2组的评估结果,同时将观察组中不同年龄、性别、文化层 次、社会支持程度及自我效能感者的WHOQOL-100量表评估 结果进行统计与比较。

1.3评价指标 WHOQOL-100量表中共包括100个涉及患者生活质量的 评估问题,其分别涉及对心理、情绪、生理、社会功能、独 立性及环境影响等6个生活质量相关方面的评估,每个方面 均以评估分值越高表示患者的生活质量越好[3]。采用SPSS5. 0对所得数据进行分析,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,计数资料采用 χ2检验处理,检验水准α=0.05。

2结果 2.12组人员的生活质量评分比较观察组骨折患者的 WHO-QOL-100量表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健康人员,差异具有统 计学意义(P<0.05),见表1。

2.2不同年龄和性别患者的生活质量评分比较≥45岁骨 折患者的WHOQOL-100量表评分低于<45岁,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,而不同性别者的评分则无明显差异(P> 0.05),见表2。

2.3不同文化层次及社会支持程度患者的生活质量评分 比较文化程度较低及社会支持程度较低患者的WHOQOL-100 量表评分低于文化程度较高及社会支持程度较高的患者,差 异具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,见表3。不同自我效能感患 者的生活质量评分比较自我效能感较低患者的WHOQOL-100 量表评分低于自我效能感较高的患者,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(P<0.05),见表4。

3讨论 3.1骨折是临床中严重影响患者社会功能及行动能力的 一类创伤性疾病,其对患者的不良影响极大,导致患者的生 活质量处于相对低下的状态[4],另外,骨折患者的年龄 分布较广,其中中青年患者所占比例也较高,而此类患者为 社会功能较高及社会家庭角色较多的阶段,因此对于骨折发 生后的应激程度相对更高,尤其是心理情绪方面的应激表现 极为突出,极大地影响到患者的治疗态度及生活质量[5]。

另外,随着临床对各类患者生活质量重视程度的不断提高, 对于此类患者进行生活质量改善的需求程度也不断提高[6]。

对其现状及影响因素的分析与掌握是达到提高骨折患者生 活质量目的的前提。

3.2结果显示,中青年骨折患者的生活质量处于相对较 差的状态,可能与其社会功能与角色受限及疼痛等机体不适感的存在有关,而对其影响因素的研究则显示,除不同性别 骨折患者的生活质量无明显差异外,不同年龄、文化层次、 社会支持程度及自我效能感者的生活质量均存在较大程度 的差异,中年患者及文化层次较低、社会支持程度较低及自 我效能感较低患者的生活质量均明显较差,分析原因,中年 患者的机体状态差于青年患者,且其社会功能状态更高,因 此骨折发生后,生活质量受到的不良冲击相对更大[7,8], 而文化层次、社会支持程度及自我效能感较低的患者对于骨 折的认知程度相对更低,且受到的外界有效支持更低,自身 对于预后的担忧更为明显,因此生活质量受到影响,表现相 对较差的状态[9,10]。